香港白姐图库《大玄后》大玄后潇湘书院 第079章
更新时间: 2019-11-06

  完结小说《大玄后》是姬朔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姜羲,苏策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六道书院的山长,并不那么好见。 年年拜访三希先生的士子络绎不绝,真正登门的却寥寥无几。 姜羲上门去拜访时还想,只要能在月底之前见

  结果接待她的书童,想也没想就一口应下她的拜帖,让她明天下午来。还解释说,现在不见姜羲,不是不愿意见,而是因为山长不在,下山拜访一位老友去了,要明天下午才能回来。

  看书童充满歉意的样子,姜羲心想,看来山长待他们这些六道学生,还是和善可亲的。

  第二日下午,她如约来到山长门前,见到了刚从城里回来,连被热乎茶都没来得及喝上的山长元堂。

  元堂先生取了高冠,穿着家居的葛布禅衣,和蔼得没有半点架子,见姜羲从门外进来,便亲昵地朝她笑,像是对待自家子侄般:

  “我来的路上已经开始下毛毛细雨了,还好我带了伞,不然回去就得淋成落汤鸡。”姜羲也是笑着回,并不见外。

  元堂先生更开怀了,坦荡比拘谨好,玉山太多孩子见了他先抖三抖,畏惧他的那些虚名,像姜羲这样的太难得了。

  姜羲点头:“习惯呢,先生们个个鸿儒博学,同窗们也是才华横溢,玉山果真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。”

  “当年青云先生下江南至樟州,当时的玉山还不叫玉山,只是一片荒山。有一日青云先生晨起登山观日出,见霞光辉映下,这座山通透如壁玉,树木森严宛若玉上刻痕,一时震撼难言,便为这片荒山取名玉山。”

  “玉乃通灵之物,上可通神,下可佑民,取名玉山,也算是一种美好祈愿。虽说后来无人再得见青云先生口中的景象,但玉山之灵应和了这玉山之名,为江南一地培养过数不枚举的优秀学子,也算得上是一座灵山了。”

  “那青云先生可真是慧眼如炬。”姜羲称赞了一声,语调忽的低落下去,“就是可惜,有人玷污了这玉山之灵,若山有山神,怕是会怒不可遏了。”

  姜羲猛地起身,从袖子里抽出一封书信——正是那日,永城侯世子楚稷在藏书楼给她的那一封。

  姜羲长揖到底:“山长,学生偶然在藏书楼的一本书中发现了这封信,读过之后,只觉得浑身冰凉,哀怒悲戚……我想,只有山长能还这封信的主人一个公道了。”

  刚开始他的手还稳稳当当,到后来,手出现微微的颤抖,再到之后,手指忍不住收紧信纸……元堂先生的心情,可见一斑。

  那封信里,字字泣血,那是一个无助绝望的少年在人生尽头的倾诉,是他对这世间发出最后的求救呼声。

  姜羲低沉又悲戚道:“最近时日,我已经查过信中少年的身份,他叫王谦,香港白姐图库。已在半年前……投河自尽,留下瞎眼的老母与五岁的幼妹。”

  书童惊慌失措地扶起元堂先生,无意中瞟了几眼信纸,那字里行间令人窒息的绝望,让他也不由得仓皇,想到姜羲提起的信中人结局,茫然又唏嘘。

  元堂先生按着头,半晌,才失落道:“……是我这个山长太不称职,以为教好了学生课业就是一切……”

  他想起刚才提起玉山来历时,说玉山人杰地灵。现在看来,就好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  姜羲又递上厚厚一沓纸:“这些是学生调查后,根据玉山学子们的口述整理而成,已经尽力还原了事情的经过——那王谦,进玉山的时候告发过马济,马济怀恨在心,找了赵常书为他出谋划策,专挑无人之时对王谦百般欺压。他们用王谦的老母幼妹威胁他,让王谦敢怒不敢言。鞭打、溺水、言语侮辱、拳脚相向……这些事情对于王谦来说就是常事。他为了家人默默忍受着,课业一落千丈,最后在半年前一时想不开,投河自尽了。”

  “山长,这件事情里,文松这些人是帮凶,但赵常书马济绝对是主谋!马济性情暴戾恣睢,而赵常书,他虽是藏匿在马济身后,但根据同学们的回忆推断,那王谦与他也是有过节的,马济欺辱王谦,少不了他的煽风点火。”

  到底是怎样的绝望,才让一个就读玉山的寒门骄子,一家人的希望,选择用投河来结束自己生命?

  元堂先生闭上眼睛:“我听说过那学生投河自尽的事情,他的同窗友人们都说他是因为在玉山压力太大,跟不上课业进度,一时想不开投了河,现在看来……”

  姜羲没忘了把那些罪证递上去,里面可不仅仅是关于王谦,还有其他人,包括苏策的。

  但是,厅堂中那位身影渊渟岳峙、刚正不阿的山长,必然会以他的名义,给出一个妥善的答案。

  元堂先生有些疲惫地笑道:“但是让学生遇到这种事情,也是我们这些做先生的,监管不力。之前为了尊重学生天性,发掘学生才能,历任山长都是对学生放任自流。现在看来,一味的放任自流,也不是好事。”

  姜羲沉默,校园霸凌这种事情,在文明发达的社会尚且难以杜绝,在这个人命轻如草芥的封建世道,又怎么可能彻底消失呢?

  “玉山还是好玉山的,山长。”姜羲道,“两日后我们在玉山有一场马球比赛,山长不如去看看……我们玉山,多的是好儿郎!”

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姬朔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姜羲,苏策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姬朔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大玄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姜羲,苏策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姬朔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姜羲,苏策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姬朔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大玄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姜羲,苏策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